服务
中心
登录
收藏
联系

  • 官方微博

  • 微信订阅

  • 兴趣部落
通知
分享
建议
顶部
收起

无法言说的重量与辐射

发布时间:2015-08-29作者: 医学界影像诊断与介入频道



最熟知健康重要性的医生群体却往往无暇顾及自身健康。从事介入性心脏病治疗的医生,更是在用自己的健康换取病人的康复


  “来来,给小王拿一套铅衣,最轻的就行,她想感受一下。”山西省心内科学界的风云人物李学文主任乐呵呵地对一旁的护士说道,边说边在椅子上缓缓地抻了抻身体,坐直了一些。

1.jpg

 我做好了接重物的准备,却无从知晓穿重衣服的诀窍,套进一只胳膊,形似褂子的铅衣被我像寻常衣服一样一甩,不但没有如愿潇洒地套入另一只胳膊,反而被拽得位移了两步,旁边的医生护士善意地哈哈大笑。在指导下又戴上了保护甲状腺的颈套与减轻肩膀负重的腰带,我的装备基本已经与这里的医护人员进行介入手术时穿戴无异,还没来得及新鲜一会,就觉得脊椎和肩膀有些不适。


  心脏介入手术是一种介于内外科之间的先进治疗方法,对于病人来说,这种治疗优点极其明显。相比传统心脏手术,心脏介入手术时间短、创伤小、带来痛苦轻、术后恢复快。但这意味着,手术对于医生的要求很高,伤害很大。一根细细的导丝连接着患者生病的心脏与医生焦急的心灵,手术操作必须高度精细,容不得半点差池;数字减影血管造影技术设备让计算机屏幕上患者病灶被观察得一清二楚,却也给医生带来了避无可避的辐射伤害。尽管病患在此过程中也会受到辐射,但一位病患一生最多也就能做一两次这样的手术,辐射带来的影响微乎其微。医生日复一日在这样的手术台旁履行自己的使命,日积月累, 他们早早就开始脱发、 产生白发、 免疫力降低、身体易疲惫,放射性白内障、放射性皮炎也比比皆是。

2.jpg

  李主任笑言,大学时已经认识到这辈子选择了医生职业会过得比较辛苦,于是自己告诉自己,底线是绝不去做放射科医生。结果,现在自己“吃线”比放射科医生还多得多。一位心脏介入治疗医师,他必须亲自去病人身旁进行操作。铅衣本身就重达几十斤,而他从事着最精微不容出错的工作,穿着铅衣一站就是几小时,不得有任何分神。但铅衣尚且不能百分百防辐射,更何况常用的铅衣主要保护内脏与甲状腺,胳膊、小腿以及头部都是外露的。


  我问:最重要的头部怎么能不保护呢?李学文的幽默又来了,“戴上铅头套你做个手术试试。”手术中常常要保持连续低头的状态,如果戴上铅头套,就算辐射伤害没来,脊椎首先会崩溃。

3.jpg

  短短一会,李学文在椅子上缓缓调整坐姿的情况反复出现。一问,果然证实了我的疑惑,李学文有腰椎间盘突出,但他认为这是他健康方面最小的问题。后来,在两台手术之间的短暂休息时间中,他卷起蓝色手术服的裤腿“开挠”,我偶然瞥见他患了放射性皮炎的小腿,一小块一小块的皮炎就像月球表面,只是更加恐怖与令人心痛。 抽了二十年的烟都说戒就戒的李学文, 在这 “小小的”皮炎面前,却总是耐不住痒去挠,挠狠了就会流血,增生、结痂,越痒,越挠。更严重的是,长期“吃线”会加速细胞衰老,免疫力下降,易生病且生病不容易康复。本就有严重脱发问题的李学文,由于腰椎间盘突出导致的不适、长期的劳累与种种病痛影响, 显得比本来年龄要老一些。

4.jpg

  与腿部皮炎结痂不同的是,李学文的心越来越宽厚柔软,标准的山西大汉,却总是乐呵呵的,不发火时从医生到护士谁都敢跟他开玩笑。也仅仅是在说到年轻医生工作上的不足时,他不怒自威。不管多累多晚从不拒收病人的他,对后辈们在生活上是宽容的,明白现在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和他那辈人不能用同一个套路去理解。但工作上的要求是严格的,对他来说,医生是个崇高的职业,选择了就得坚守,完美虽不可得,但走在这条路上就是为了追求完美。


  谈到怎样看待过度疲劳与辐射伤害等职业风险,李学文笑着说:“慢慢就看开了呗,都有个过程。你说当警察危不危险?当兵累不累?开战斗机还得冒着掉下来的风险呢。 一行有一行的风险, 选择了就得担当。 ”


  李学文下意识列举的都是那些最可敬、却也最艰辛的职业,这也许映照了他潜意识中的英雄主义——人活一世,去从事最能让自己实现价值,最能让自己收获成就感的事业。


  白衣与铅衣同样重量,没有铁一样的肩膀,无法选择这千斤重的衣装。 一天的常规工作结束,医院里不分白天黑夜、一日三餐,七点多时近冬至的天色却已黑透。 拎着电脑走在回住处的路上,唯一能感受到的重量来自肩膀——那是穿铅衣时感受到的重量, 也是一颗真正的, 医者仁心的重量。




中国康复器具协会 | 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 | 中国医学装备协会 |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  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 | 中华医学会